國務院常務會議“放權”再次成為主要議題
作者:suxin 日期:2014-06-05 瀏覽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放權”再次成為主要議題。

會議確定,進一步簡政放權,取消和下放新一批共52項行政審批事項,將36項工商登記前置審批事項改為后置審批,并先期取消一批準入類專業技術職業資格。

在取消和下放的52項行政審批事項中,有34項關系投資創業、10項旨在推動科研創新、8項涉及資質資格,“定點指向”促進創業就業。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和區域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培林昨日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稱,當代現實越來越呈現出一個鮮明的特點,即在創業中創新。他為此提出了“創業興國”戰略,并認為這是激活人民群眾能動性和創造性的重要條件,同時能夠帶來更多就業機會,特別是有助于解決青年人就業這一全球性難題。

鋪路“創業型”社會

據中國政府網消息,在昨日的會議討論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起手中的一份材料,請參會者“認真讀一讀”:“這里面列出的有些審批事項,設立8年來,竟連一次申請都沒受理過。說起來都好笑!”

他點出材料中某項中外合作項目的審批事項說:“類似合作純屬商業行為,既不涉及國家主權,也不涉及國家安全,為什么一定要審批?如果政府把大量精力都放到這上面,真正的事中事后監管肯定就沒精力管了。”

昨日的會議確定,取消和下放新一批共52項行政審批事項,其中有34項關系到投資創業,旨在促進創業就業,其中包含“享受小微企業所得稅優惠核準”,“對吸納下崗失業人員達到規定條件的服務型、商貿企業和對下崗失業人員從事個體經營減免稅審批”等。

劉培林認為,促進創業并不需要大量公共資金投入,但卻離不開一系列制度條件。如何構建公平的創業機會、順暢的創業渠道將是關鍵。

本報記者梳理發現,近期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已多次“點題”小微企業,顯示決策層對小微企業作用的重視。

國家工商總局近期發布的《全國小型微型企業發展報告》稱,目前我國小微企業數量龐大,已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是經濟持續穩定增長的堅實基礎;在促進就業方面有突出貢獻,是安置新增就業人員的主要渠道。

與此同時,圍繞促進投資創業便利化、優化營商環境,昨日的會議還將廢棄電器電子產品回收處理許可、農業機械維修技術合格證書核發、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服務機構資格認定、設立內資演出經紀機構審批等36項工商登記前置審批事項改為后置審批。

李克強指出,今年一季度,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全國新增企業數量卻出現“井噴式”增長,這與工商登記制度改革密切相關。此次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把36項前置審批改為后置審批,也將會進一步調動勞動者創業的積極性。

昨日的會議不僅強調“放權”能夠刺激創業,同樣提到公平透明的市場對引資的作用。“我們過去在招商引資時,總有外國投資者不敢貿然前來,覺得‘搞不清楚’中國市場,不知道其中有什么‘隱性環節’。”李克強說,“我們就是要通過不斷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堅持依法行政,建立公開、透明、可預期的市場環境。”

清減職業資格許可認定

昨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聚焦創業就業背后,則是當前嚴峻的就業形勢。人社部數據顯示,2014年全國高校畢業生人數727萬人,相比2013年699萬畢業生增長28萬人次,再創歷史新高,被冠以“更難就業季”稱號。

近期,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通知顯示,做好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對于保持就業形勢穩定,促進經濟社會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數名應屆畢業生在接受本報采訪時稱,競爭是一方面,各種資格證甚至讓他們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據中國政府網消息,昨日的會議討論研究取消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時,李克強指著一項即將被取消的職業資格,詢問商務部國際貿易談判代表兼副部長鐘山:“‘國際商務專業人員’是做什么的?鐘山,你有這個資格許可嗎?”

鐘山搖了搖頭,會場頓時響起一片笑聲。總理也樂了:“你可是我們的國際貿易談判代表啊!連你都沒有資格,這個資格許可不是莫名其妙嗎?”

為降低執業門檻,促進擴大就業,昨日的會議確定,取消涉及資質資格的8項審批事項。同在下放名單里的,還有“高等學校博士學科點專項科研基金審批”等涉及事業單位、社會組織業務的10項審批事項,旨在擴大高校辦學研究自主權,推動科研創新。

此外,為進一步提高人力資源配置效率,會議確定在保持資質資格水平不降的前提下,減少部分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先期取消一批準入類專業技術職業資格。

李克強強調,今后準入性的職業資格許可認定,必須有法律法規的依據,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一律取消。

“這就是‘法無授權不可為’!我們依法行政,就要定下來這個規矩。”他說,“法律沒有規定的,既不能‘越位’,越俎代庖;也不能‘越權’,行使法律沒有規定的權力。”

李克強同時指出,要積極有序開展專業化、社會化的職業水平評價。市場經濟條件下,不僅要通過簡政放權釋放市場活力,還要通過提高人力資源配置效率,發揮社會的創造力,讓市場經濟更加蓬勃旺盛。

“放管”結合

“不能讓老百姓覺得,我們的工作就是在文件上‘畫個圈’就不管了。”李克強在會上說,各地區、各部門要加大工作落實力度,既要解決越權越位問題,又要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做到放活不放任,防止截留改革紅利。確保今年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各項目標任務按時完成。

本報此前從多渠道了解到,簡政放權在帶來正效應的同時,亦在監管上存在諸多問題。這其中不僅涉及地方政府的執行力,更包括各種中介截留紅利的現象。

李克強說,本次取消下放的行政審批事項,大量會直接影響到微觀經濟的行為,這對于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和政府自身改革都有重要意義。他特別提醒參會人員,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不是簡單“放權”了事,改為備案制的,更要加強事中事后監管。

“‘放’是放活,而不是放任;‘管’要管好,而不是管死。”李克強強調,“轉變政府職能的核心要義,是要切實做好‘放管’結合。”

劉培林認為,制度完善不僅是放,更重要的是監管。完善的監管不僅有利于規范市場的建立,也是政府職能轉變的重要體現。

李克強告誡參會部門負責人,前置審批的取消并不意味著政府工作的減輕。“我們現在是事前審批多,而事中事后監管少,很多時候是拿到審批的單子后就沒人管了。”李克強說,“這種觀念一定改變:后置審批也要監管,只不過是行使事中事后監管。政府的責任不但沒有減輕,反而加重了。”

最赚钱的职业 英文怎么说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贵州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江西省多乐彩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青海快3今天开奖查询 嵘创信投 福建十一选五免费计划 七星彩票精选论坛 7位数专家预测今天